<optgroup id="n57n7"></optgroup>

      <meter id="n57n7"></meter> <object id="n57n7"></object>
      <delect id="n57n7"></delect>
      <thead id="n57n7"><del id="n57n7"><video id="n57n7"></video></del></thead>
      <optgroup id="n57n7"></optgroup>

      <thead id="n57n7"></thead>

      <object id="n57n7"><rp id="n57n7"></rp></object>
      <optgroup id="n57n7"></optgroup><object id="n57n7"><rp id="n57n7"></rp></object><object id="n57n7"></object>
      <i id="n57n7"><span id="n57n7"><small id="n57n7"></small></span></i>
      <optgroup id="n57n7"></optgroup>
        <thead id="n57n7"><tt id="n57n7"></tt></thead>

        <object id="n57n7"></object>

        <font id="n57n7"><ol id="n57n7"><video id="n57n7"></video></ol></font><object id="n57n7"></object>
        <object id="n57n7"></object>

            <object id="n57n7"><rp id="n57n7"></rp></object>

            <object id="n57n7"></object><object id="n57n7"></object>

            <object id="n57n7"><rp id="n57n7"></rp></object>
            <thead id="n57n7"><tt id="n57n7"></tt></thead>
            <thead id="n57n7"><del id="n57n7"><tr id="n57n7"></tr></del></thead>
            <object id="n57n7"><rp id="n57n7"></rp></object>
            注冊
            2018年07月25日 17:11:03

            鳳凰網體育特邀評論員:文/朱淵(謝菲爾德足球俱樂部國際事務官)

            厄齊爾

            郊外的花園中,一群移民正在燒烤聚餐,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這些男女彼此之間有何共同點?”旁白聲音響起,“他們的孩子都為德國國家隊踢球。”

            這是一支公益廣告,拍攝方是德國足協,時間為2008年——德國足球因多種族融合,即將厚積薄發的年份。隨著移民后裔在足球世界逐漸向上攀爬,這些原本遭遇邊緣化的外來人群,開始成為整個德國的驕傲。

            厄齊爾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一,29歲的阿森納中場是土耳其后裔。他在國家隊中場位置的創造力,彌補了德國隊長久以來剛勁有余、靈動不足的缺點。那是一支堪稱完美的德國隊,2014年的大力神杯是對這支隊伍最合理的回報。

            2010年10月9日,德國隊3比0戰勝土耳其的賽后,德國總理默克爾特意來到更衣室與全身赤裸的厄齊爾親切握手。她說自己很喜歡看他踢球,德國《明鏡周刊》拍下了這張照片,并將厄齊爾形容為“全民團結的吉祥物”。順便提一句,正是那次在默克爾的引薦下,他才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相識。

            誰料此次握手,竟為日后埋下隱患。本周一厄齊爾公開發表聲明,表示自己的因無法忍受種族歧視而退出德國國家隊。他還認為,德國媒體在這件事上的態度讓人感動厭惡:剛結束的俄羅斯世界杯上,德國隊整體表現非常糟糕,自己充當了替罪羊。當然,引發這一系列糾紛的還是今年五月他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那張合照。部分極端人士堅信,以厄齊爾為首的移民后裔在俄羅斯世界杯中出工不出力,導致球隊在小組賽階段即遭淘汰。厄齊爾對此回應道:“當我們贏球時,我是德國人;而當我們輸球時,我就成了該死的移民。”

            厄齊爾效應迅速在德國社會中蔓延開來,西方部分社會學家認為,這一事件迅速戳破了德國社會背后敏感的移民問題。“許多移民后代開始自我懷疑:假如連厄齊爾都不能被社會認可,自己該如何做到?”德國《時代周報》記者賈法爾·卡里姆寫道——他本人是黎巴嫩移民后裔。

            厄齊爾的9年國家隊生涯,見證了德國社會的兩次重大轉變。先是默克爾啟動“彩虹計劃”,允許更多外來移民融入德國社會。2014年,德國甚至有史以來首次面向非歐盟居民開放雙重國籍。

            但隨著2015-16年超過100萬難民涌入德國,一場針對移民的抗議活動開始興起。默克爾主推的“彩虹計劃”險些讓她丟掉了烏紗帽。

            德國極右翼組織新選項黨領袖亞歷山大·高蘭德甚至以拜仁中衛熱羅姆·博阿滕作為例子,總結了部分德國人對待移民的態度:人們可能喜歡他,但這并不意味著,人們希望讓他住在自己的隔壁。順便提一句,熱羅姆·博阿滕自小出生并成長于柏林,母親也是德國白人。

            人們對厄齊爾的羞辱,簡直遠比博阿滕嚴重。德國隊被小組淘汰的第一時間,新選項黨主席延斯·邁爾就在社交網絡上發聲:“沒有厄齊爾,我們本可以獲得冠軍。”此后,他又發布一張厄齊爾的照片,并配以挑釁的文字說明:“我的總理,你現在滿意了嗎?”目標直指默克爾。顯然,厄齊爾此時成了他們傳播政治傾向的工具。

            都說足球與政治無關,但前德國隊長洛塔爾·馬特烏斯卻在專欄中抨擊道:“我一直感覺,厄齊爾不喜歡穿德國隊球衣。”

            英國《金融時報》表示,其實針對厄齊爾愛國與否的討論并非德國首創,英國也在1990年發表過類似的荒唐理論,俗稱——板球測試:時任保守黨大臣諾曼·特比特在被問及如何鑒別英國亞裔群體的國家忠誠度時,脫口而出:看他們在板球比賽中支持哪個國家。

            如果說法國隊的世界杯奪冠,是為法國社會在正確的時刻,贏得了正確的榮譽。那么厄齊爾則是在錯誤的時間,帶來了錯誤的失敗。在我看來,他最大的過錯,就是讓某些人丟了面子。

            (鳳凰網體育獨家稿件,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掃一掃了解更多
            鳳凰體育微信

            鳳凰體育微信

            鳳凰體育微博

            鳳凰體育微博

            聚焦熱門
            凤凰彩票平台